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戴都都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戴都都中国美术馆油画个展研讨会

2013-04-10 11:36:49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
A-A+

 

徐虹

  三楼中国艺术家在苏联的作品和一楼的戴都都的展览,两个展览连着看,就能感觉到近百年中国油画发展的基本的脉络以及他的特征和他现有存在的问题。我们看向俄罗斯学习的油画,在我年轻的时候看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觉得都画得很好,但是现在看,在我们已经走出国门了看到更多大师原作的时候,我们就在想毕竟是中国人在向西方学习。从20世纪中国油画发展史来看,中国油画在向西方学习过程中从来是以自己的文化为基础,不管愿意不愿意,我太愿意崇拜西方的模型,我太愿意学习过来,还是说我们丢弃自己的文化特色。这两种类型,不管怎么说,他们在向西方的学习过程中是从来就没有完全地把西方的艺术精神和特征学习过来。剥削我看到戴都都的画我觉得到今天为止还仍然是这样。这是为什么?我没有褒贬的意思,他们的文化传统里的宗教感情,悲天悯人的博大胸怀,对自然物的不舍的求真态度是我们传统文化中不存在的。我们的美学和老庄传统,我们的孔子的道德传统,我们强调的和我们的艺术和我们的技术是相通的,跟他们的区别是很大的。我可以说得很具体,包括下面的李天祥的作品都是画得很好的,如果是初看对着印刷品看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看原作中国人在处理一个对象的时候他们对脸都是比较关注的,我们传统是把形和神表达出来。但在画道具、背景、手、服饰的时候,中国人觉得我是在画背景,没有感觉这是所有的一切包括脸实际上是一种形式,他没有这个概念,没有完整的形式概念,他说我要把手画好了。所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手、画面上的手不是从他的头脑里伸出来的,画面里面的背景不是从对象的内心深处感情激发出来的。人物的衣服和当下的感受,质感、身体运动的热量没有关系。这是中国艺术家在向西方学习油画的时候一个显著的特点。这个特征实际上就是牵扯到不同的两种文化,在西方的艺术作品中,他是强调了一种整体性,在西方的美学、西方的批评里面的整体性统一性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这里面包括思想感情,你的表现技巧、你的个人形式语言。他必须统一在画中,达利的艺术有一种幻境,这是他们的传统,他必须表现梦幻里面的恐惧,梦幻里面的宗教感,梦幻里面一种悲怆感或者是梦幻里面的无奈,他必须要通过这个细节表达出来。所以我们看出的是西方的哲学,这种强调和我们所强调的中国的逸韵有一些差别,而且是比较具体的。这种差别必须要通过表现做出来而不破坏整个的画面所指向的目标,那个目标可能是宗教,那个目标可能是哲学思想的,那个目标可能是表达对人类命运的一种看法。1949年中国艺术家在学苏联作品的时候,他们的艺术创作中所强调的比较直接的率真的表达一种观念,比较直接地来抒写自己的主观感情,弱化画面的复杂、那种犹豫,由于这种复杂体现出的偶然性,中国艺术家比较少。因为这种偶然性和模糊性实际上就是看到了一种人类在艺术和在感情表述过程中的一种探索的痕迹。中国传统对这个一般来说是不太赞同的。向俄罗斯学习的艺术家画风景画非常好,为什么?恰恰这种对对象的能通过一步一步的感情探索,一步一步的思考过程接近对象是在中国的山水画,在中国山水画里面的用笔,你能感觉到感情的细腻程度。但是在中国的人物画里面,脸一勾、颜色一渲、衣服的线条一画就完了。中国的艺术家包括罗工柳的这种韵味和丰富性以及整体的情感就出来了。我觉得这是中国艺术家在向西方学油画的过程中,一步一步地开始把本民族中对于感情的表述,对于这种梦境的探索和这种人类思考的丰富性,慢慢慢慢地涌入到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那些大艺术家是传统地吸收传统文化的理念。

  到了改革开放以后,这种本民族艺术的自信、油画自主的立场是越来越浓了,就是像罗中立画的《父亲》的这些作品都能看到里面所具有的中国文化的特点。就是说他对感情的表述和西方感情表述的距离,以及他对感情表述的手段。我们今天来看戴都都的作品,他的作品是激情表现,是在人物基础上求动态,笔触是求张力,结构是求明确,但是在用笔和人物结构、整个气氛中到底要流有哪些模糊性的过程,而哪些会概括地摄取这方面他比较强。就是说在用笔的率真和造型的清晰、画面大体的结构处理上非常有办法。这就是说中国的写实传统在不断地解决造型的技术问题,通过这100年都做得非常好,而且这种造型的概括和洗练,我觉得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这种模模糊糊的犹豫,人类感情转过来、转过去摇摆不停的丰富、美在哪里?我要看到的是这个。你是激情的浪漫主义,可以!浪漫主义在德国和法国都有不同的表达,德国的浪漫主义看上去画得比较简单,但是它所代表的人类的痛苦和传统的上帝死了,新的上帝没有呼唤,如何从大自然呼唤上帝,那种痛苦不需要很夸张的笔传达给你。

  所以我觉得鲁美培养的艺术家画得都很大气,画面形象塑造得都非常隐秘,激情表达也非常充沛,但是我现在觉得这不仅仅是鲁美的问题还有中央美院、中国美院,我觉得中国艺术、文化的发展,以及中国人现代精神的醒悟,一个中国现代精神的崛起是分不开的。这是有什么样的时代背景、有什么样的思想氛围、艺术就是什么样的。就是说我们有时候说技巧的发挥,我觉得技巧不到的原因在于我们设立的目标不明确,我们的技术是顺着这个目标去努力去达到的,你能看到这个方向,而我们现在是看不到艺术往哪个方向发生和发展,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不明确的。而我们在技巧上的关注忘了和思想感情上的一种连接。我们的思想感情就像王镛说的是一个含糊的、笼统的解释,民族的、特色的、东方的,但是怎样的民族法?哪些感情深深度触动了我?我通过这些情感表达诉说民族性,只有一个人真正地、深刻地触及了这样的一种感情以后,把你的感情通过形式真诚到目标的时候,我想到这个时候的中国艺术是真正地走到了一个自己完美的程度。所以我觉得尽管从戴都都的作品来说我们能看到中国的油画经过100年有长足的发展和进步,不过你的用笔、色彩、自主性、光线的处理、虚实的处理、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的描述,这些都达到相当的高度。但是感情的丰富性、思想的深刻性,我们眼界的宽阔和境界的高度还有距离。不管用什么形式,这个普适的价值没有办法改变,人都希望获得幸福,但为什么不幸福?我们为什么有痛苦?我们的追问还是不够。将来我想油画本身的表现力的强大,以及油画的丰富性大概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中国油画只有在这方面再进步,才能把中国的文化里面对世界和对人类有好处的这部分得到发扬,中国油画的技巧肯定也会随着这种技巧和改善得到自己的成果。谢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戴都都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